NEWS

影評 《權力的遊戲》S7E1:故地重遊,人物皆非

2017-07-19

千盼萬等,終於迎來了第七季的首播!昨天一整天沒心思干別的事……不過和其他美劇不同,《權力的遊戲》實在太熱,無論搶時間發文還是深度挖掘分析我都不具優勢……所以還是老樣子,按部就班寫好自己的文吧。

劇評 《權力的遊戲》S7回顧+預熱(中): 三足分立勢已成

2017-07-11

 有愛評論區嚴格來說,(中篇)和(上篇)是一個帖子,只不過因為篇幅關係才分兩次發。所以,沒有什麼過度或前言,在看完前半部分后,《權力的遊戲》S7回顧+預熱(上): 龍狼之子立北境,絕情瘋后降君臨,直接開始後半部分即可。 維 斯 特 洛 河灣地&多恩領 角陵—舊鎮 伊蒙死後,黑城堡便沒了學士,而守夜人里唯一有能力成為學士的就只有山姆威爾·塔利。因此,奉時任總司令瓊恩之命,山姆前往舊鎮學習,此行他還帶上了吉莉和小山姆。坐船遠洋的路上,山姆告訴吉莉他們要先去一趟角陵,因為學城不收女人,他必須把母子倆寄宿在老家。三人回到角陵后,先是見到了慈祥和善的母親與活潑精怪的妹妹,接着又在餐桌上見到了不苟言笑的父親和略帶尷尬的弟弟。即便數年不見,藍道·塔利依然難掩對山姆這個“蠢笨”長子的厭惡,不光甩臉色看,還多次出言不遜。山姆還沒來得及說話,吉莉先替自己男人鳴不平了:山姆可是連異鬼都殺過!激動之下,吉莉說漏了嘴,藍道等人明白了她是長城之外的女野人。接下去藍道說的話就更難聽了,山姆的母親盛怒之下和吉莉等人棄桌而去……為了心善的妻子,藍道答應山姆會照顧吉莉母子——但山姆不願意了。反正待在這裡吉莉也不會幸福,索性硬着頭皮跟我去舊鎮吧!山姆也是老實不客氣,離家之前不光帶走了不少衣服物件,還拿走了塔利家傳承500年的瓦雷利亞鋼劍“碎心” 。不久之後,山姆一家來到了舊鎮並進入學城。雖然一開始吃了不少白眼,但山姆總算是順利成為了學城的學徒,他將一頭扎進學海中,努力成為一名可以輔佐瓊恩、守夜人、北境、乃至整個維斯特洛的大學士。 陽戟城 身為“紅毒蛇”奧伯倫親王摯愛的情婦,艾拉莉亞早已被無窮的怒火吞噬。在喂毒暗殺彌塞菈之後,她打了個時間差,先假意與道朗親王和好,正當大家看似親密無間的時候,道朗收到了彌塞菈的死訊。艾拉莉亞與沙蛇先後殺了何塔隊長與道朗·馬泰爾。道朗親王長久以來的忍耐策略早已讓他民心全失,因此所有侍衛都眼睜睜地看着他死去。隨後,崔斯丹王子也被沙蛇殺害,多恩領徹底落入了女“沙德”們手中(PS:關於多恩線的粗暴閹割是我對《權力的遊戲》一生的黑點,即便沒有餘力展開,可如此潦草收線,時至今日依舊難以接受)。而在君臨貝勒大聖堂的驚天慘案發生后,獨守河灣地的荊棘女王突然成了孤家寡人,她的子輩和孫輩全死在了野火中……出離的憤怒,讓奧蓮娜夫人和艾拉莉亞放下了河灣地與多恩領長年以來的世仇,荊棘女王來到陽戟城與對方碰面。為了共同的仇人,為了傾斜怒火,為了復仇,她們放下爭執,開始聯手 。更別說最後還出現了一位神秘嘉賓,帶來了更美妙的聯盟建議。 鐵群島 隨着北境各大家族的力量慢慢回歸,“鐵種”也不斷在陸地上節節敗退,如今連深林堡也丟了……雅拉不能接受父親無謂犧牲的戰略,鐵種們真正主場是在海上,而不是陸地,可是巴隆·葛雷喬伊卻不管這些,他只相信自己是“五王之戰”里最後僅剩的一個國王,他必將獲得勝利。儘管極力反對,雅拉卻對固執的巴隆無可奈何。就在今夜,常年遠洋海外的“鴉眼”攸倫回到鐵群島,面對着年邁昏聵的大哥,攸倫放言稱“我就是風暴”,隨後將巴隆推入了驚濤駭浪的海中。雅拉本想趁着這次機會繼承為王,但“濕發”伊倫堅持按照古訓召開選王會,推舉出新的鐵群島之王。席恩也從北境回到了故鄉,雅拉一度以為弟弟是來爭奪王位的——但此時如同驚弓之鳥般的席恩早已沒了那份膽魄,他現在只想支持雅拉來統治鐵群島,自己能輔佐她就足夠了。姐弟同心后,鐵群島選王會開始,雅拉、席恩相繼登場演說,但他們一個女流之輩,一個身體人格雙重殘缺,顯然都比不上攸倫更具“王者之相”。攸倫承認自己殺了巴隆,堅稱他比巴隆更強,他要去迎娶丹妮莉絲,共同征服維斯特洛……橫空出世的鴉眼,得到了更多鐵種的支持,攸倫繼承了鹽王座 。受完淹禮成為新的鐵群島之王后,攸倫開口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問侄子侄女在哪兒,他得斬草除根。雅拉和席恩才不會傻乎乎地等着叔叔來動手,他們搶先一步,帶着嫡系人馬開走了島上最好的戰艦,不光是防止攸倫出海追殺,這些船更是將來他們繼續留在賭桌上的本錢 。跑了就跑了吧,對此攸倫無所謂,他動員所有剩下來的鐵種砍光島上每一棵樹,重新打造一支無敵艦隊,“你們為我造艦千艘,我還你們整個世界。” 厄 斯 索 斯 維斯·多斯拉克 離開危險的彌林后,“淘氣”的卓耿再次離去,只剩下丹妮莉絲·坦格利安獨自一人,她被多斯拉克人發現,並交到了摩洛卡奧的手上。面對周圍的污言穢語,丹妮莉絲說出了自己的身份,卻只引來了眾人嗤笑——直到她亮明“卡麗熙”的身份時,摩洛卡奧才表現出應有的尊重。但這份尊重僅僅出於傳統:丹妮莉絲希望能做筆交易,摩洛卡奧則表示卡麗熙就該去她該去的地方,維斯·多斯拉克,成為多希卡林的一員 。這意味着她將和所有寡妻們一樣,在馬族聖地里守寡至死。回到故地之後,年老的多希卡林長者教育丹妮莉絲要接受命運,否則她不得善終。龍母當然不會接受這種未來。與此同時,兩個深深愛着丹妮莉絲的男人——喬拉和達里奧一路追蹤到了維斯·多斯拉克。為防意外,他們卸去武裝,達里奧還意外得知喬拉得了灰鱗病。費了一番周折后,兩人找到了丹妮莉絲,但此時龍母不能也不想偷偷逃走,她決心收服整個馬族。在決定“命運”的集會上,摩洛與多位卡奧以及血盟衛齊聚一堂,他們打量着白皙的丹妮莉絲,不知是留是奸是殺是賣。聽着眾人下流齷齪的言語,丹妮莉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:我來領導你們。怒極而笑的卡奧們自然把她當成了瘋女——你們埋汰,我還嫌棄呢:“你們不會為我效力,你們會死。說完,丹妮莉絲推翻了營帳里的火盆,大夥迅速燒了起來……而喬拉和達里奧早就殺了看門的守衛,並封死了營帳大門。等馬族眾人圍聚到被熊熊烈焰吞噬的營帳旁時,只有“不焚者”丹妮莉絲走了出來……再次開掛的龍母征服了整個多斯拉克民族 。接下去就該“班師回朝”了,立下汗馬功勞的大熊卻要離去,這時丹妮莉絲才知道他得了灰鱗病。喬拉·莫爾蒙得到了主人與愛人的原諒,也說出了“我愛你”的心聲,此生他已無憾,安心等死即可……但是丹妮莉絲卻不允許他就這樣放棄自己:“我命令你找到治癒自己的方法,期待能再和你相見。”喬拉欣慰地領命而去 。丹妮莉絲帶領着達里奧和馬族群雄返回彌林,在路上她找到了卓耿。隨後,龍母騎着偉岸的黑龍回到眾人面前,她大聲嘶吼,調動起了這群戰士的野性和戰欲,她還廢除了卡奧只選三名血盟衛的傳統,把所有多斯拉克勇士全都封為血盟衛。跟隨我去征服世界吧! 彌林 丹妮莉絲走後,鷹身女妖之子退去,提利昂和瓦里斯也開始商討如何管理一片狼藉的彌林。恐懼讓彌林近乎變成了“死城”,兩人還沒有找到敵人的頭緒,彌林岸邊的船隻又被人付之一炬。女王不在,城市全靠提利昂、瓦里斯、灰蟲子、彌桑黛四人治理。出於對力量的渴望和自小就有的夢想,提利昂把主意打到了兩頭被鎖起來的龍身上。韋賽里昂和雷哥在丹妮莉絲離開后就不再進食,提利昂知道龍比人還聰明,希望它們能輔佐一二,兩頭龍似乎“認可”了提利昂,不但沒一口咬死他,還乖乖讓他解開了鐐銬 (這一幕真是令人玩味)……看似成功的交流,提利昂卻不甚滿意,他感到陣陣后怕,決定不再和龍打交道了……還是專心做自己擅長的事吧,瓦里斯查出了鷹身女妖之子背後的金主,不光有阿斯塔波的善主和淵凱的賢主,還有瓦蘭提斯人的影子。提利昂不顧灰蟲子和彌桑黛堅決戰鬥的建議,反而把奴隸主們都請來彌林談判,並做出妥協,稱會暫緩廢除奴隸制。提利昂希望利用對人性的理解,讓敵人們明白,雙方不是非要打個你死我活。知道了提利昂的做法后,奴隸們(還有灰蟲子和彌桑黛)憤怒異常,可提利昂卻頗有信心。另一方面,他還注意到城裡的紅袍祭司一直在替丹妮莉絲說話,便不顧瓦里斯的質疑,順勢又和紅袍大祭司金瓦拉合作,雙方一拍即合。此後,紅袍祭司們越發肆無忌憚地在城內宣揚丹妮莉絲“君權神授”。在“小惡魔”的種種得力舉措下,彌林漸漸恢復了生機。此時瓦里斯要前往維斯特洛尋求更多援助和盟友,兩人告別後,城裡就越加只能依靠提利昂了。正當他想慶祝彌林重歸和平時,奴隸主們率領大軍殺到,灰蟲子和彌桑黛一直以來的擔憂發生了。提利昂能做到一切,除了把敵人打到痛、打到服帖。 岌岌可危之際,丹妮莉絲回來了,她同意提利昂“議和”的主意——但在議和之前,先要把雙方的位置擺清楚。“誰的拳頭硬就聽誰的。”丹妮莉絲非常認可奴隸主們的態度,所以,你們該聽我的。卓耿出場,丹妮莉絲騎龍出陣,韋賽里昂和雷哥也一同參戰,三條龍在海上燒得奴隸主大軍落花流水、心驚膽戰。多斯拉克大軍同時也殺進了彌林,將路上所有敵人碾成了齏粉……戰局從一開始就沒了懸念,提利昂對接下去的談判自然手到擒來:感謝你們為女王陛下送來這麼多戰船 。重掌大權后,雅拉帶着恢復勇氣的席恩也來到彌林,他們見到了丹妮莉絲和提利昂,希望龍母能和自己結盟。上百艘船,主事者又都是女人,而且雅拉還不會像攸倫那樣野心勃勃,只要未來丹妮莉絲支持自己做鐵群島之主就行了。這買賣划算,在提出“未來鐵種不再劫掠”的條件讓對方接受后,龍家與海怪家正式結盟。該準備回家鄉去了,再帶個情人顯然不合適,丹妮莉絲意志堅決地“甩了”達里奧·納哈里斯,兩人好聚好散,龍母偷人偷心。走之前,還有件事要辦妥。丹妮莉絲和提利昂獨自談了會兒天,聊了過去現在,聊了心事情緒,也聊了信仰和真意。提利昂發自肺腑地向丹妮莉絲表達了忠心,龍之母正式任命小惡魔為女王之手。 海怪旗幟迎風飄揚,血龍大纛遮天蔽日。坦格利安和葛雷喬伊的聯合船隊飄揚過海,三頭巨龍盤旋飛舞。丹妮莉絲·坦格利安一世,彌林女王,安達爾人、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,七國統治者暨全境守護者,大草原的卡麗熙,被稱龍之母、不焚者、風暴降生丹妮莉絲的人遠渡重洋,將要去奪回屬於她的維斯特洛 。 布拉佛斯 失明之後,饑寒交迫的盲女艾莉婭,在布拉佛斯街頭當著一個不起眼的小乞丐,一方面要每日聽聲辯位磨鍊自己,一方面還要接受黑白之院學姐隔三差五的武力調教。艾莉婭一直堅稱自己是“無名之輩”,可學姐始終不信她真正放棄了自我……但不可否認,她真是一塊好料子,千面之神的僕人“賈坤”還是重新給了艾莉婭再一次學習下去的機會。回到黑白之院后,艾莉婭繼續在師姐的調教下訓練,環境必須讓她忘掉有關艾莉婭·史塔克的一切。女孩努力偽裝,女孩被人戳穿,女孩全力拚刺,女孩體無完膚……可無論如何,女孩從沒有倒下。 艾莉婭的桀驁和天賦無可爭議,引人側目。終於,“賈坤”恢復了她的視力,不久后還給了她第一個暗殺任務:自稱克連恩夫人的女演員。目標是一個正在布拉佛斯演出的劇團當家頭牌,他們表演的是“三俗戲說版維斯特洛‘權力的遊戲’”,艾莉婭在看戲之餘,只覺得克連恩夫人並不惹人討厭,她找不到取其性命的動機。無面者收錢做事,不問動機,面對艾莉婭的猶豫,“賈坤”生氣了。再次來到目標身邊並聊天後,艾莉婭認識到了克連恩夫人的真誠和善良,她不但是這個粗俗劇團里唯一渴望真正表演的演員,更是一位理解、關心陌生女孩的慈祥長輩。最後,艾莉婭違背指令放了她一馬,還指出買兇殺人的是心懷嫉妒的劇團女二號。女孩始終是艾莉婭·史塔克——“可惜了。”學姐得到“賈坤”授權去清理門戶。搭船回維斯特洛之前,艾莉婭先一步被學姐刺殺,危急之下她只得冒死跳河逃生。在布拉佛斯孤單無依的艾莉婭向克連恩夫人求助,儘管她明白這是權宜之計。追兵比預想中來得還快,師姐虐殺了克連恩夫人後,順道要收走艾莉婭剩下的半條命……儘力逃到自己選的戰場后,艾莉婭在黑暗中反殺了師姐。把師姐的臉皮帶回了黑白之院,艾莉婭的實力得到了“賈坤”的認可。“女孩終於成為了無名之輩。” “女孩是臨冬城的艾莉婭·史塔克,我要回家了。”不知出於何種心態,千面之神的僕人默許了“不合格”學徒艾莉婭畢業返鄉……但可以肯定的是,今後維斯特洛多了一個有名有姓的無名之輩 。  三足分立之勢初步形成 上面已全部回顧完了第六季的主要劇情,第七季的故事也逐漸明朗了。厄斯索斯大陸的戲份基本可以宣告殺青,接下去所有大戲都將集中爆發在維斯特洛。目前還健在的人物,筆者大致分為了三大勢力,想統一這片大陸,也只剩這三方人馬才有資格了。 1、女版“瘋王” 核心家族:蘭尼斯特、佛雷掌控區域:王領地、西境、河間地、風暴地。優勢:不管瑟曦如何愚蠢、瘋狂,她現在都是名義上的“七國守護”,坐在鐵王座上的王,而且經歷了貝勒大聖堂爆炸之後,君臨內部的阻力已經完全掃乾淨了,而蘭尼斯特家族實力保持地也算不錯。此方可占“天時”。劣勢:托曼死後,連名義上的“拜拉席恩”也死絕了,風暴地淪為“醬油地”(大牛你還在嗎),所以很大程度上這一脈就只有獅子家了,除去豬隊友佛雷家,他們還有盟友嗎?要知道,接下去“瘋后”將要面臨大半個維斯特洛的敵對和坦格利安的復辟。 2、新任“狼主” 核心家族:史塔克、艾林掌控區域:北境、谷地優勢:這兩處都屬於易守難攻的地方,如今北方初定,所有矛盾爭端也都漸漸平息,儘管北境流了不少血,但基本實力尚存,再加上未參與五王之戰的谷地加盟,整體依然不可小視。此方可占“地利”。劣勢:說“地利”只是個相對南方的概念,瓊恩等人真正要面對的威脅,是來自北方長城之外的異鬼屍鬼大軍,想參與爭霸,恐怕他們有心無力。而且瓊恩的真實身份也是個隱患,更何況還有最大陰謀家小指頭在憋壞水,看似趨穩的環境實際上仍然暗流涌動。 3、寡婦盟 “盟主” 核心家族:坦格利安、葛雷喬伊、提利爾、沙德(實在不想叫馬泰爾)掌控區域:龍石島、河灣地、多恩領優勢:強勢回歸的丹妮莉絲,最大的倚仗就是“絕對兵力”。維斯特洛的人們可以不念坦格利安家族的舊,但絕對無法忽視滅絕多年的三頭巨龍重現人間,此外還有享譽天下的無垢者軍團和多斯拉克勇士。而另外兩大實力強悍的地方諸侯現在不想稱霸更不考慮生存,他們只想要復仇,那一起“獵獅”的盟友自然是越多越好。此方可占“人和”。劣勢:龍母基本可以不去想守城的問題,她只需要考慮進攻,但最大的顧慮還是盟友,自己聯手的海怪兩人家裡還有位難纏的叔叔,玫瑰家和竊權的多恩人也難保不會動點小心思。 “三王爭霸”中的變數 要只是涇渭分明的征伐那該多無趣,在即將到來的戰爭中,還有一些極可能影響時局的人物和勢力存在。首先是攸倫·葛雷喬伊。他是真正名義上的鐵群島之王,雅拉和席恩只能算叛逃分子,而且他還是曾周遊天下的老江湖加大變態,這樣的人物往往不可小覷。可攸倫企圖稱雄七大王國的計劃是和丹妮莉絲聯姻,侄子侄女比他先一步達成結盟,這就尷尬了……鐵種們在海上的本事還是出類拔萃的,無論他們站在哪一方,都會對敵人造成很大麻煩。其次是艾莉婭·史塔克。回到維斯特洛后她去了孿河城,先宰了黑瓦德和羅索,然後用混合著兩人殘軀的麵包開了個惡意玩笑,接着才亮明身份抹了瓦德·佛雷的脖子,報仇雪恨。接受過世上最牛暗殺學校培訓的二丫,可以說是當前亂局中最強刺客,不管她是北上找自己僅剩的親人,還是南下去君臨給自己的名單划名字,只要目標明確,她都能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。還有山姆威爾·塔利。儘管他現在只是學城裡的一個小學徒,但從長遠來看,他會是戰爭中的關鍵——終極之戰 。山姆是殺過異鬼的守夜人,對龍晶和瓦雷利亞鋼劍都有了新的認識,從時間上來說,給他充分學習的機會怕是不多了,但“功利”一些,只要學習部分古代知識就行……作為維斯特洛上為數不多的聰明人,不管他將來服侍瓊恩還是守夜人(其實一樣),這位學士絕對是最佳教官。最後是貝里·唐德利恩。能在河間地打這麼多年游擊,無旗兄弟會的本事可見一斑,現在連獵狗都搭夥了。看樣子,閃電大王是準備把大伙兒帶到北境去找瓊恩了,相比爭奪鐵王座的戰爭,顯然還有一場更重要的戰爭等待着自己。 “冰  與 火  之 歌” 越看到後期,越發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爭權奪利實在有些小兒科……因為人與神、神與神之間的戰爭顯然更扣人心弦。 一位神是“光之王”拉赫洛 ,第六季里一共出現過三位有名有姓侍奉光之王的“紅袍僧” 。第一個是來自亞夏的梅麗珊卓,史坦尼斯·拜拉席恩死後,她的信仰崩塌,直到復活了瓊恩,她才重燃希望。而後,梅麗珊卓更是言明自己將侍奉瓊恩,因為“他才是預言中的王子”(心疼二鹿五分鐘)。不過她的黑歷史還是給自己帶來了麻煩,最後被瓊恩和戴佛斯趕出了北境。第二個是瓦蘭提斯紅神廟的大祭司金瓦拉,她在丹妮莉絲不在彌林期間一直主動幫忙“神化”她,根本不需要提利昂提出合作,因為她堅信“丹妮莉絲是預言之人”。用她原話來說:“……她的龍是火焰鑄就的血肉,那是光之王的饋贈……龍將凈化無數不信真主之人,讓他們的罪惡和血肉灰飛煙滅……我將會召集最雄辯的祭司們,讓他們散布消息,說丹妮莉絲是被派來帶領人民,在現在與將來的大戰中對抗黑暗的人。”第三個是最早出場的紅袍僧,密爾的索羅斯,他的火焰之劍曾被勞勃當成最酷炫的雜耍,而後也在無旗兄弟會裡多次復活閃電大王,在他眼中,光之王讓唐德利恩不死肯定是有理由的。從預告中可以看到,唐德利恩在風雪之中舉起了火劍,想要對抗的敵人不言而喻。從紅袍僧們的種種舉動不難看出,“光之王”一直在向重要的戰士貢獻自己的力量 ,神與神之間的戰爭不可能只比拼“神力”,麾下“將士”之間的碰撞同樣至關重要。 其對手,自然是“寒神” 。 對於大名鼎鼎的異鬼以及屍鬼軍團就不必多說了,他們是這個世界中恐懼與絕望的代名詞,塞外之地的野人,長城之上的守夜人,還有北境的人都深受其害……凜冬將至,長夜漫漫。維斯特洛上的所有人類都必須小心謹慎,因為它們沒有感情可言,而且……他們即將無處不在。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至此為止,opllx一直籌劃的回顧帖就寫完了,個人還是較為滿意的。接下去還會更新一篇相對“輕鬆”些的預熱帖,主題也可以先透露一下:談談有多少人領了“便當”,大膽猜想一下第七季中又將有多少人活不長久…… PS:今天公號粉絲終於突破5000了!完成了自己一個小目標!感謝大家支持!明天休息一下發個小慶賀帖,順便正式公布粉絲群。希望能有更多朋友關注“有愛評論區”哈。
1 2 3 17